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181电影网山庄情挑

文章来源:xiaoxiaomomo    发布时间:2020-01-23 08:13:53  【字号:      】

一番话听得王宝儿心服口服外带佩服,再次拜谢崔老道,直奔北大关袭胜茶馆。进门一看,台上一出《黄天霸拜山》正演到紧要关头,紧锣密鼓打得热闹。冯六也还坐在原处,摇头晃脑听得正带劲儿。王宝儿走过去在冯六对面坐下。冯六瞧见王宝儿脸上的神色,不用对方开口,立马就明白这桩买卖成了,站起身来抱拳作揖:“给您道喜,看来您是想明白了,得嘞,接下来的事您交给我吧,不出半个月,保管让您乔迁新居。”王宝儿连连道谢:“冯六哥,就拜托您多费心了!”纪大肚子不信满天神佛,也信得过崔老道,有了崔老道这番指点,他的底气就足了。当天夜里,纪大肚子换上一身利索衣裳,打好了绑腿,足蹬快靴,按崔老道的吩咐,扛着根竹竿,竿头挑上一只活蹦乱跳的大公鸡,鸡嘴用胶粘上,出城来到窑子门口,先找了个荒僻之处藏好竿子,抖衣衫径直而入。鸨二娘见主顾登门,会心一笑,领着一众姑娘上前相迎,这个拉胳膊那个扯袖子,“大爷”长“大爷”短的,手绢直往脸上划拉,脂粉的香气熏得纪大肚子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纪大肚子听了崔老道的话之后,留心打量这些人,觉得这里边没一个对劲儿的,怎么看也不是活人,心中不寒而栗。他一言不发,扔下几个小钱,推门进了最里边挂着箭的那间屋子,见那小鸦片香肩半露,半倚半卧靠在床头,正冲他抛媚眼。纪大肚子定了定神,叫小鸦片别急,先去安排酒饭。趁屋子里没人,他伸手往褥子底下摸索,指尖果然触到一团物事,二指夹出来一看,竟是个大红荷包,上面走金线绣了个“黄”字,提鼻子闻了闻,又骚又臭,不知道里边装的是什么。纪大肚子再怎么粗枝大叶,也看得出这是黄老太太设的局,无奈此时不好发作,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揣上荷包夺门而出,三步并作两步跑出窑子大门。鸨二娘见他出来,连忙上前拦阻。纪大肚子马踏连营的勇猛,急起眼来谁能拦得住?他手都没抬,只用大肚子往前一拱,就给鸨二娘顶了一个跟头。纪大肚子出得院门,抓起挑了活鸡的竿子就跑。说也怪了,刚才来的时候还是月明星稀,此刻却是黑雾弥漫,抬头望不见天,低头辨不清道路。纪大肚子心慌意乱,只得跟个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脚底下的路也不见了,遍地泥泞,两步一个踉跄,三步一个跟头,背后竿子上的活鸡受了惊吓,又开始“咕咕咕”乱叫。跑了还不到半里地,感觉有人伸手拽住了他的脚脖子,他脚底下不稳,一个跟头栽倒在地,摔得鼻青脸肿。正当他叫苦不迭之际,忽觉身后劲风来袭,不知是什么东西冲他来了,正乃“金风未动蝉先觉,暗算无常死不知”。纪大肚子久经战阵,听风声就知道躲不开,来得太快了,只听嗖的一声响,但觉脖子后头一热,本以为脑袋没了,伸手一摸头却还在,回过神再看,挂在竿子上的活鸡已经死了,鸡血喷了他一后脑勺。过得片刻,四周的黑雾散去,天上的月光照下来,荒烟衰草,万籁俱寂。纪大肚子见自己站在一个大坟坑前,布局怎么看怎么像那个窑子。前边戳了两个花里胡哨的纸人,坟坑中还有十几个纸人,可是有女无男,擦胭脂抹粉,装扮妖娆,团团围着具没盖儿的破棺材。里头是一具白森森的枯骨,歪歪斜斜倒着一只花瓶,棺材帮儿上有支箭,箭镞上兀自滴血。等到这阵大雨过去,围观人等也散得差不多了,众民夫继续干活儿。费通让巡警们全员出动,持枪带棒日夜坚守,倒是没再闹出什么乱子,足足用了三天,终于把韦家大坟彻底迁完,又挨家挨户地搜查,丢失的陪葬之物大多得以追缴。韦家得知费通舍命护棺,又看在费胜的面子上也没深究,这桩差事好歹办成了。费通从中捞了一票,请手下这些弟兄上大饭庄子吃了一顿,喝得颠三倒四。这时候天已经黑透了,他没敢回家,想跟警察所对付一夜,晕头转向往蓄水池走。正应了看热闹的那句话,费通趴在死人身上,惹了一身的晦气,合该他走背字儿,半路可就撞邪了!

窦占龙怒不可遏,两只眼几乎冒出火来:“呸!少说风凉话,不是你起了贪念,擅取此宝,玉鼠怎会遁去?你不撒泡尿照照你那德行,长没长发财的脑袋?凭什么打天灵地宝的主意?”郭富城穿亲子装头些日子,窝囊废得走阴差的张瞎子相助,将飞天蜈蚣肖长安活活困死在乱葬岗子,尸首交到巡警总局,销了这个飞贼杀人越货的案子,又领赏钱又当官。怎知张瞎子吓唬他,说阳间的案子销了,阴间的案子可还没完,肖长安吐出三魂七魄遁入阴阳枕,城隍老爷面前没法交代,给了费通一张勾魂的批票,让他勾来飞天蜈蚣销案,否则拿他凑数。费通迫于无奈去找崔老道商议对策,在阴阳枕中找出了飞贼藏身的无底洞,可是里边黑灯瞎火什么也看不见,根本无从下手,到哪儿找肖长安去?一肚子坏水的崔老道,又给费通出了个馊主意,让他去借幽冥灯上的鬼火,二探无底洞。费通以为崔老道是喝多了说胡话,为什么呢?天津城南是有个大荣当铺,与北城的小点当铺齐名,一个在南大街,一个在北大街,在当年曾并称为“南大荣,北小点”,彼此隔城相望。老年间开当铺的没几个好人,良善之人吃不了这碗饭。开当铺这门生意和放高利贷的差不多,典当行有句行话叫“当半价”,你拿来的东西再怎么值钱,无论是传世的书法字画还是宫里流出的珍宝玉器,只要进了当铺的门,至少给你砍去原价的一半。等你想赎当的时候,利息又高得吓人。咱打个比方,你这件东西当了一百块银元,利息按月计算,等到一年半之后手头儿有余钱了来赎当,你大约得交给当铺一百五十块银元。所以说开当铺相当于坐着分金、躺着分银,没钱没势、衙门口儿没人的也干不了这一行。天津城的当铺格局相似,外面有栅栏门,进门后一面大屏风挡在眼前,说是屏风,其实跟一堵墙也差不多。后面的柜台得有一人来高,开着一个小窗口,看不清里面的人脸,这也是为让当当的人心里没底,不敢开口讨价还价。当铺的号房里要供奉财神、火神、号神。财神、火神不用多说了,所谓号神,其实就是“耗子神”,每个月逢初二、十六两天烧香上供,保佑它的后辈儿孙——大小耗子们别来库里啃东西。小点当铺就是老年间的韦陀庙,后来遭了一把天火,前堂后库烧为一片白地,片瓦未留。南城大荣当铺的掌柜,也是出了名地刁钻刻薄,一根麻线看得比井绳还粗,专做抵押高赎、趁火打劫、落井下石的生意。伙计们狗仗人势,见了人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说话都打脖子后边出来,绕着弯地气人。不遇见为难着窄的急事谁也不来当当,本来心里就起急,来了再怄上一肚子气,换了谁不别扭?可谁让自己等着用钱呢,还得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老百姓背地里没有不骂的。也是坏事做得太多遭了天谴,前些年突然来了一伙土匪,夜间闯入门中,不问青红皂白,把大荣当铺的伙计、掌柜、写账先生一个不留全宰了,又将长生库中的金银细软洗劫一空,临走还放了一把火,连门脸带库房全烧平了。打那开始,天津城就没有这个当铺了,如今崔老道又提起来,费通能不觉得奇怪吗?181电影网山庄情挑费通是个遇强则弱、遇弱则强的货色,见这小子开口求饶,看来道行不过如此,心里踏实了不少,点手斥道:“一时糊涂?少来这套,我盯你好几天了!甭跟我狗掀门帘子——拿嘴对付。偷别人家东西还我?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费二爷我行得正坐得端,岂同于鸡鸣狗盗之徒?况且我本身就是巡警,怎么可能知法犯法收你的贼赃?”小胖小子挨了费通没头没脸一通数落,脸憋得泛起青光,连连点头哈腰,头顶的小辫摇晃个不停:“二爷二爷,我说错话了,您饶了我吧!您是秉公执法的青天大老爷,我下次再也不敢了!”费通这时候一点儿也不害怕了,围着小胖小子转了三圈,嘴里叨咕:“你个小兔崽子能耐还挺大啊,去别人家偷东西,不怕让人拍死?”小胖小子见费通态度有所缓和,也长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讪笑:“嘿嘿,您老人家有所不知,我偷东西,一般人可抓不着我,只求您饶了我的命,想要什么只需开口,小的保证规规整整放在您屋里。”费通听它这么说,忽然眼珠子一转冒出一个念头,说道:“若你真有本事,不妨上巡警总局把会考的题目给我盗来。只要我能考上巡官,将来好吃好喝供养你,否则就把你喂了猫!”

181电影网山庄情挑这两口子的日子过得还可以,家里有一个小三合的院子,三间正房,一明两暗,西边还有两间厢房,一间当厨房,一间堆杂物。院子不大,却是自家的房子,不用按月给房租。天津城的巡警一个月领三块钱薪俸,在当时来说,一块银元能换四百八十个大子儿。民国初年物价稳定,东西也不贵,一个大子儿可以买个烧饼,挣这些钱足够过日子的。可是费二奶奶总觉得费通没成色,不思进取,小富即安,成天混吃等死,不知图个升腾。在外边讹也讹不出多少,因为蓄水池不比城里,没有什么坐贾行商,来来往往的以穷老百姓居多,顶多讹上两个土豆、半棵白菜,带回家够炒一碟子素菜,那能顶多大事儿?费通胆子又小,碰见那横眉立目的他先吓跑了。费二奶奶原以为嫁给巡警可以过上好日子,老百姓见了巡警必定尊称一声“巡警老爷”,自己都嫁了“姥爷”了,怎么不得是个“姥姥”?过了门来才知道,满不是那么回事儿,爷们儿在外边净装孙子,把自己连累成“孙媳妇儿”了。费二奶奶心里边有了怨气,嘴上就不闲着了,整天在费通耳边“瓜地里读书——念秧”,劲儿一上来,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把费通挤对得没处躲没处藏,上吊的心都有。崔老道不是见死不救,奈何有心无力,对费通说:“整个天津城,只有西北角城隍庙的张瞎子对付得了飞天蜈蚣,你快去找他,是死是活全看你的造化了!”纪大肚子对崔老道自是言听计从,见他要亲自出马,心里有了底,这才缓过劲儿来。等到子时前后,一队人马悄无声息出了客栈,又来到天齐庙门前。此时看热闹的老百姓已经走没了,夜半更深,月朗星稀,一个往来的行人也没有,空地上一片狼藉。崔老道引兵转到黄老太太搭的戏台后头,搭台唱戏的不比在戏园子,后台就是个大棚,可是里边桌椅板凳、镜子脸盆,该有的全有。纪大肚子不知崔老道的用意,唱戏的早走了,后台还有什么可看的?可是一到后台棚子门口,还没等进去呢,纪大肚子提鼻子一闻,怎么这么臭啊?崔老道往地上一指:“你们瞧瞧,这是什么?”众人低头看去,东一摊西一坨的全是青屎,熏得直捂鼻子,心下更是奇怪,这大半夜的不睡觉,就带我们来看这个?崔老道说:“大帅请想,这些个秽物从何而来?”

2纪大肚子听得脸上青一阵儿紫一阵儿,心知崔老道所言不虚。之前被美色迷住了心窍没来得及多想,此时越想越不对劲儿,难不成真是阚三刀和黄老太太下的套?千不该、万不该、悔不该、大不该,不该降不住色心、管不住邪念,多亏崔老道在督军府中,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下说什么也不能再去逛那个“窑子”了。崔老道却说:“那可不行,你还得再去一趟,因为你的三魂七魄有一半陷在其中,去了不一定死,不去一定活不成。”纪大肚子有点儿为难,如果说两军阵前枪林弹雨,他纪大肚子从没怕过,脑袋掉了碗大个疤,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可为军之人宁死阵前不死阵后,万一死在窑子里,一世英名付诸东流,传讲出去那可是好说不好听。窝囊废升任巡官以来,费二奶奶心气挺高,对这位二爷也有了笑模样,说话声调儿都见低,一直是好吃好喝好伺候。每天晚上有酒有菜,虽然只是花生米、老白干,顶多再买上二两粉肠,可对平民百姓来说这也叫好的了。当天应了差事,窝囊废回到家唉声叹气,这真叫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一个人闷坐在灶间,“滋溜”一口酒,“吧嗒”一口菜,挖空了心思,绞尽了脑汁,大脸憋得通红,急得抓耳挠腮,愣是没个主张。费二奶奶不明所以,就在一旁问他。费通正好一吐为快,把来龙去脉跟费二奶奶念叨了几句。费二奶奶越发纳闷儿了:“迁坟动土又不用咱掏钱,干成了这桩事,一进一出的怎么说也是一笔进项,你应该高兴才对,发哪门子愁啊?”181电影网山庄情挑




()

附件:

专题推荐


SEO程序: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