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黑暗面电影网

文章来源:xiaoxiaomomo    发布时间:2019-10-16 15:39:18  【字号:      】

费通顾不得香臭,只想把活儿干完赶紧分钱。他命人拿来大海碗,也叫和尚碗,一碗一碗将棺椁里的水淘出去。瞧见里边的内棺,众人恍然大悟,怪不得刚才香气扑鼻,原来金丝楠的木椁中装着一具黑檀木棺材,深埋多年还发出檀木的清香,这得是多好的木头?费通想得周全,为了有个防备,棺材就搁在蓄水池警察所后头的义庄。虽说这个义庄年久破败,无人看更巡夜,但是相距警察所不远,万一崔老道这招儿不灵,他还有个退身步。

王宝儿一听还真是,这么些年境遇光景早就比从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却忘记考虑过自己发家的源头:“这倒是我马虎了,还是你小子有心,可怎么让它沾光呢?”无敌加速费通抱住坛子,将头缩进被子,想起崔老道的叮嘱,就哆哆嗦嗦往外拣黑豆。只听蛇鳞蹭着棺材板子,“刺啦刺啦”的声响不绝于耳,一边蹭还一边顺着棺材缝往里吹气。棺材里本来阴气就重,再加上一股子腥臭涌入,更觉阴森。费通遍体生寒,从里到外凉透了,吓得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又夹紧了两条腿,生怕一口气提不住吓尿了裤子。又过了几日,这一天崔老道起得挺早,擦了把脸刚迈步出门,伺候他的下人已经守在门口了,见面先给他请安,问:“道爷睡得可好?为什么这么早就出门?”崔老道说他不在府上吃早点了,想出去换换口儿。因为趵突泉的一碗麻酱面把他吃美了,逢人就打听济南府还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头天听人说了,山东水煎包脆而不硬、油而不腻,用猪肉大葱调馅儿,包子码放在特大号的平底铁锅内,锅中加水没过包子顶端,盖上锅盖猛火煎熟,收尽汤汁,再浇上豆油、麻油,细火烧煎,看准火候出锅,论味道不输给天津狗不理包子。离督军府不远就有个卖包子的,口味挺地道,馅儿大皮儿薄,配上粳米粥、咸菜丝,热热乎乎,早上吃这个又解馋又舒坦。崔老道昨天听人念叨完,半夜做梦也在惦记这口儿。要说他就是吃锅巴菜的脑袋,整天吃山珍海味反而受不了,因此一大早就出来了。那个下人支应了一声,低头跟着崔老道就走。崔老道直嘬牙花子,摆了摆手,说什么也不叫跟着,心里合计,上回一不留神还让你宰了一顿,你跟着还得我请客,那多不上算?就说今天要出门准备一场法事,与济南府各处的土地爷打个照面,凡人不可跟随,以免冲撞了神明。好说歹说打发走了使唤人,崔老道迈步出了大门,看见台阶底下东一坨子西一坨子全是马粪,熏得他直撞脑门子。督军府有马队驻扎,门口的马粪向来不少,纪大肚子草莽出身,虽然做了大官进了城,却仍行迹粗略,从不在乎这些细枝末节。崔老道也是多事,告诉看门的卫兵,在门口立把扫帚,有了马粪就给扫扫。他是怕自己出去踩一脚,沾上一鞋底子臭气,那还怎么吃包子?守门的卫兵不敢怠慢,督军大人早有吩咐,唯崔道爷之命是从,当即飞奔进去拿来一把大扫帚,打扫完顺手立在了门前。不提崔老道出去吃包子,单说纪大肚子的督军府周围也有阚三刀放出的眼线,立马跑去禀告,说是纪大肚子找来的那个老道指点看门的军卒将一把大扫帚摆在门前,不知是何用意。黑暗面电影网虽说这老贼的几句话让肖长安动了心思,但是前思后想,仍舍不得那个干窝头。他活了十来年,没见过比窝头更好的东西,任凭老贼苦苦哀求,也是置之不理,狠下心肠赶上羊往别处去了。

黑暗面电影网说起此事,银子窝一带的老住户无人不知。宅子以前的主家姓王,卖麻袋发的财,当家的有个外号叫“麻袋王”。起初也是个穷苦之人,身披麻袋片子,腰系一条烂麻绳,从乡下拉家带口逃难来的天津卫,别的手艺没有,就会做麻袋。去乡下收来整车整车的麻,一家老小齐动手,先搓麻绳子,再编成麻袋,大小长短不一,不图好看,够结实就行,全家忙活一天外带半宿,能混上二斤棒子面儿,好歹能填饱肚子。怎么说这也是一门手艺,不会干的还吃不上这碗饭。谁也不知道哪块云彩有雨,麻袋王这么个乡下怯老赶,在天津卫这块宝地上,竟然一差二错地发了大财。离银子窝不远有个官银号,他就在那门口摆地摊卖麻袋。顾名思义,官银号是官府开设的银号,老百姓都上这儿兑银子,因为官银号的银子是“足两纹银”,银锭子底下带官印,便于各地流通。一般来说,人们把碎银子拿来,上戥子称重,扣去火耗,铸成十到五十两一个的大元宝,拿回家锁在柜子里就不动了。等到家里遇上什么大事,比如婚丧嫁娶、买房置地之类的,再把大元宝拿出来用。也有用整的换零的,或换成散碎银两,或换成铜钱,当然不白换,人家也要扣点儿利钱。麻袋王瞅见进出官银号的人全用布口袋装银子,灵机一动,觉得这是条财路。回到家中用了心思,跟老婆一商量,麻绳子越搓越细,麻袋越做越小,上边再绣上“招财进宝、大发财源”等吉祥话,按着杨柳青年画的模子,配上“五谷丰登”的图案,拿到官银号门口叫卖。有人来问,他就说他这麻袋不同于布口袋,做的时候不动刀剪,用来盛银子不会破财。那时的人迷信,麻袋又不贵,何不图个彩头呢?买来这么一用,真是又好看又结实,回去后一传十,十传百,久而久之“麻袋王”成了字号,都说“不用麻袋王的麻袋装银子,就不算有钱人”,以至于到后来,外省的钱庄银号也争相买他的麻袋,那一买可就是成百上千条,买回去再零卖,一时间供不应求。麻袋王一家老小忙不过来,就雇人来做。买卖越干越大,在官银号旁边置办铺眼儿当起了坐商,又在北门里银子窝买下一块地皮,大兴土木,造了那座两进的宅子。过去的财主都买官,所以门口有门楼子。麻袋王全家敲锣打鼓地搬了进去,真可谓“顺风顺水,人财两旺”。麻袋王发了财,脾气禀性变得跟从前大不一样,对待店中的伙计、雇工终日横眉立目,做生意谈买卖锱铢必较,往里糊涂不往外糊涂,只占便宜不吃亏,相识之人没一个说他好的,渐渐地失了人心,生意大不如前。麻袋王死后,他的儿孙不争气,将银子认作没根的,当成砖石土块一般挥霍,没过几年便败尽了祖传的家业,使的用的穿的戴的当卖一空,最后把瓦片子都卖了。这座宅子几易其主,也不知道为什么,再没一家住得安稳,接二连三地死人,再无人敢买,已然荒了几十年,破门楼子摇摇欲坠,院子中杂草丛生,屋子门窗破烂,只不过格局仍在,与当初一般无二。那个妇人哭诉经过,她家住西门里,晚上出来关院门的时候,忽见前边不远有团白光,忽觉脑袋发沉、身子发飘,不知不觉跟着白光到了此处,多亏遇见官爷相救,否则这会儿已然填了坑。费二爷也是借着酒劲儿,再加上最近实在是太走运了,有点儿找不着北,真把自己当根葱了,肚子一挺,撂下几句大义凛然的话,迈开四方步回了警察所。他满身的臭水,脸上还有几条血痕,一进门把值班的巡警吓了一跳,来到切近才看明白,忙问他:“怎么了费头儿?脸上怎么横一道竖一道的?让二奶奶挠的?要说二奶奶的把式真见长,这可比上次挠得狠多了!”他可没想到,张瞎子不仅在城隍庙扎纸人,还是个走阴差的,专拿九河下梢大庙不收、小庙不留的孤魂野鬼,否则怎么住在城隍庙呢?那位问什么叫走阴差?民间相传,阴差不同于鬼差。鬼差是死鬼,黑白无常,牛头马面,都在阴曹地府当差;阴差是活人,因为尘世相隔,很多地方鬼差进不去,必须由活人充当的阴差去勾魂,再带到阴阳路上交给鬼差。走阴差时躺在床榻之上,脱下来的两只鞋,一只鞋面朝上,一只鞋底朝上,万一让孤魂野鬼缠住还不了阳,家里人就把底朝上的那只鞋翻过来,生魂即可入窍;如果有人使坏,知道这位出去走阴差了,将两只鞋全扣过来,走阴差的这位可就回不了家了,非但拿不住亡魂,自己也成了死鬼。所以说干这一行的都是夫妻两口子,瘸子骑瞎驴——互相有个照应。张瞎子走阴差也是跟老伴儿联手,他下去走阴差,老伴儿在床榻前守着他的两只鞋。两口子这些年倒也办成了不少差事,没出过洒汤漏水的纰漏。民间众说纷纭,有害怕的,有佩服的,可没有真正见过的。

常言道“梦是心头想”,世上没有不做梦的人,梦见的事千奇百怪,倒也不必深究。王宝儿却放心不下,此事太过蹊跷,他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决定横下心来,瞧瞧是什么东西作怪!他按照梦中听来的,搬梯子来到堂屋,爬上房梁一看,犄角儿上果然摆着一个木头牌位,如同供在祠堂中的祖先牌位,黑漆金字,遍布饕餮纹,上方两个小字“神主”,下接四个大字“金钩将军”。王宝儿倒吸了一口凉气,他顾不得吃惊,急忙把牌位从屋梁上取下来,夹在胳肢窝里,撒腿如飞跑向后院。原以为跃入水池,就得从里到外来个透心凉,怎知身上连个水点儿也没有,身子却不住下沉,如同落入了万丈深渊。费通借脚下的登云履稳住身形,低头向下看去,飞天蜈蚣足踏黑云,正往深处飞奔。窝囊废心里头一清二楚,不在近前拿不住飞贼,当即紧追不舍。追了半天仍不见到底,身旁左右混沌一片。费通越追越嘀咕,无底洞怎么这么深?胡思乱想之际,瞧见洞中涌出一道光雾,同时传来“吱吱喳喳”的怪响,转瞬到了眼前,竟然是无数飞鸟大小的萤火虫,密密麻麻地连天接地,扑扑棱棱往人脸上乱撞。按说这东西不吓人,田间地头倒也常见,可谁瞧见过这么大还会叫的?费通看得头皮发麻,正不知如何理会,又冲出一群大蝙蝠,分为黄、褐、白、赤、黑五色,皆是肚腹向天,在洞中倒悬飞行,在“光雾”中往来穿梭,争吃那些萤火虫。窝囊废一只手托着背上的金甲神将,一只手拎着幽冥灯,如何追得上飞贼?费通眼见飞天蜈蚣在光雾当中左躲右闪,逃得越来越远,一时心中起急,举起金甲神将,双膀一用力,对着飞天蜈蚣砸了下去。但见云雾之中电光石火般伸出一只巨手,臂上金甲灿然,一把攥住了飞天蜈蚣!阚三刀忙把黄大仙的话说了一遍,黄老太太点头道:“这一招儿太高明了,你可别犯财迷,三面镜子全要真金的,一点儿不能含糊,麻利儿置办去吧。”阚三刀对黄老太太言听计从,立刻上济南府最好的金楼,打造了三面金镜,皆有脸盆大小,光可鉴人,高挂在府门上,金光闪闪的越看越提气。黑暗面电影网




()

附件:

专题推荐


SEO程序: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