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草民电影网一起看吧1

文章来源:xiaoxiaomomo    发布时间:2020-04-01 07:21:43  【字号:      】

他这一去一回,时间可也不短。费二奶奶已经把棺材和黑豆置办妥当了,杠房执事带着杠夫、阴阳先生和几个伙计全到了门口。杠房的执事又称“大了”,这棚白事上上下下、从里到外全由他主持。按天津卫以往的老例儿来说,红白二事的规矩极其烦琐,寻常百姓家里出了什么事,要么不太清楚,要么当事者迷,因此要请来一位“大了”,一切听他安排。这位“大了”一进门,迎头对面撞见费二奶奶,见她愁眉苦脸,就知道没好事,先劝她节哀顺变,又问亡人在哪儿,何时入殓。费通迎出来:“几位辛苦,我就是亡人。”王宝儿说:“道长神机妙算,小人当真有一事请教。”于是将买宅子的来龙去脉给崔老道念叨了一遍,说到最后问崔老道:“都说那是凶宅,可是价码儿再合适不过了,但不知买下来会不会出事?还得请道长您给拿个主意!”过了没多久,费通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见纸灯笼的光亮又变成了白的。他也是一回生二回熟,提上灯笼出门往城隍庙走,去那儿做什么呢?这是崔老道交代的,夜里经过城隍庙一直往前走,就能见到幽冥灯了。

闲话不提,接说这一段“斗法定乾坤”。民国初年,天下大乱、刀兵四起,济南府的左右督军一个心狠手辣,一个行事刚猛,两人明争数年不分胜负,为了置对方于死地开始暗斗,各请高人助阵。顶仙的黄老太太先发制人,在阚三刀的右督军府门前摆局设阵,一阵比一阵邪性,一阵比一阵厉害,一阵比一阵花的钱多,却让崔老道误打误撞,只用一把扫帚、一个火锅子就给破了,又赶上推泔水车的二混子撞倒了金旗杆,真可以说是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有人说并非崔老道术法高深,实属瞎猫撞上了死耗子;也有人说崔老道就是厉害,顶仙的黄老太太比不了,孰是孰非,无从考证。反正黄老太太把推泔水的这笔账也记在了崔老道头上。她身上领了一路黄仙,也就是黄鼠狼,这东西经常捉弄人,你不去招它,它也会惹你,更何况这个黄鼠狼有来头,是崔老道和纪大肚子前世的冤家今生的对头。它本想借阚三刀的势力报仇,却连败三阵,光屁股推磨——转圈丢人,自是怒不可遏,心说:“我饶了蝎子它妈也饶不了你们俩。”于是又琢磨出了一个狠招儿,要取这二人的狗命。违约金上限崔老道的买卖属于“金”字门,肖长安这类做贼的是“容”字门,虽不同门,但皆属江湖中人,多少也有些了解。据崔老道所知,天底下的贼人分为三路,门道各不相同:在江河湖海上杀人越货、抽帮打劫的称为“水贼”,陆地上高来高去、蹿房越脊的称为“飞贼”,挖坟盗墓、发死人财的称为“土贼”。过去三百六十行都有祖师爷,有人说贼偷的祖师爷是《水浒传》里鼎鼎大名的“鼓上蚤”时迁,人称梁上君子。其实不对,这一行真正的祖师爷应该是东方朔。时迁再厉害偷的也是人,东方朔三盗王母仙桃,偷的可是神仙,旧时给老人贺寿,常挂《东方朔偷桃》图,说的就是这个事迹。各行各业之所以供奉祖师爷,一来往脸上贴金,二来借此立规矩。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做贼的也是一样,经常说“盗亦有道”,有人偷东西是为财,有人偷东西是为义,越是干这一行的,越是讲究道义。肖长安属于钻天的飞贼,却向来不守贼道上的规矩,作多大的案子也是一个人,从来不拜山头。一个地方干只干一票,专找当地最大的财主下手,翻墙越脊进去,把值钱的东西一卷而空,不分良贱,有一个杀一个,身上不知背了多少条人命。如果这家有女眷,必定先奸后杀,手段残忍至极。江湖上盛传,飞天蜈蚣肖长安从不失手,有这么几个原因:首先来说,此人心思缜密,贼智出众,通晓七十二行,擅长易容改扮,还会各地的方言,真可以说学什么有什么、装什么像什么。作案之前先踩盘子,盘子不踩严实了绝不下手。踩盘子是句黑话,也叫踩点儿或踩道儿,就是说贼人在行窃之前,探明下手目标的地形、格局、人口,以及私库在什么地方,作案时从哪儿进、从哪儿出。除此之外,还要摸清附近巡警往来的路线。纪大肚子虽然能征惯战,神鬼难挡,为人却十分迷信,白天放火杀人,晚上烧香拜佛,纯属自己糊弄自己。他让阚三刀这一招儿妨得惶惶不可终日,只觉得吃豆腐塞牙缝,放屁砸脚后跟,夜里躺床上一合眼,就梦见阚三刀祖坟里的列祖列宗跳出来找他索命,干什么事都不顺。手底下的探子打听出来,原来那右督军府来了一位异人兴风作浪。纪大肚子也有心请个高人相助,就想起当年跑关东火炼人皮纸的崔道爷了,自己这一番发达富贵,还不是全凭崔道爷点拨?要论起身上的道法,崔道爷比城门楼子还得高三丈,只要把他搬请出来,我纪大肚子就是如虎添翼,一定让阚三刀吃不了兜着走。当时就派两个手下赶去天津城,快马加鞭把崔老道请至济南府。草民电影网一起看吧1崔老道说:“我再问你,灵猫是不是他捡来的?”

草民电影网一起看吧1有书则长,无书则短,转眼到了正日子,费通一早带领手下一众巡警来到韦家大坟。这一天响晴白日,万里无云,坟地边上看热闹的百姓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风不透雨不漏。天津卫闲人多,有事没事都爱凑热闹,马路上出点儿大事小情,看热闹的人不动地方就能围观几个时辰,完事后还得议论半天,这一天算是有交代了。蓄水池一带住的绝大多数是穷苦人,赶上这么个节骨眼儿,谁不想看看大户人家祖坟里埋的是什么?头一天费通已经派人在坟地边上搭好了一座棚子,门口设一张供桌,上摆香蜡纸码、净水铜铃。棚中还有几张八仙桌子,围着条凳,桌上几盘水果点心,这是给韦家人准备的,吃不吃也得摆上,这叫热汤面不上桌——端着。棚子旁边另有一张长桌,桌子后头坐了几位穿长袍、戴眼镜的老先生。这是从附近学馆请来的,各带笔墨纸砚,由他们负责登记。从坟地中起出棺材,得按照《坟茔葬穴图》逐一对上号,缺一件短一样也不行。棚外还站了三十个人高马大、精强力壮的民夫,全是虾没头从公所找来干活儿的。众人面前有一排大水缸,这可不是喝的。韦家有钱有势,《坟茔葬穴图》上标得清清楚楚,埋在坟中的大棺材全是上等木料,历年虽久,却完好无损。但是后来成了乱葬岗子,什么人都往里边埋,棺材多为一寸来厚的薄皮匣子,或用破席子卷了,其中的死人侥幸没让野狗掏了,至今也仅余骸骨,倘若有家主来认领,这边给挖出来,自行抬走掩埋。还有很多没主儿的坟包子,挖出的尸骨也不能乱扔,装进水缸集中掩埋。干活儿的民夫身后是几位婶子大娘,费二奶奶也在其中,带着大笸箩,上边盖了棉被。笸箩里是从馒头铺定来的馒头,一个个又大又圆小皮球相仿,还有酱牛肉和咸菜条。等一众挖坟的民夫干累了,拿这些当晌午饭。另有一口大锅,锅里是提前熬好的小米绿豆粥,旁边支着个炭炉,炉子上烧着开水,干活儿的渴了,边上有大海碗,往碗里抓一把茶叶沏上开水,这就能喝茶。费通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把费二奶奶从家里叫来管民夫的伙食,赚点儿小钱不说,主要是还能克扣几斤酱牛肉,够自己回家吃十天半个月的。费通一听这话就对路,钱没有白花的,崔老道是比张瞎子会说话。当时把筷子一撂,上嘴皮子一碰下嘴皮子,话匣子可就打开了,吹了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拿绣花针当擀面杖说,大小节骨眼儿、犄角旮旯,没有说不到的,还光拣露脸的说,狼狈之处一字不提。崔老道给他个耳朵,紧着下筷子往嘴里划拉。窝囊废在对面口沫横飞滔滔不绝,说来说去,说到从阴阳枕中带出一个老道,姓李名道通……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李道通”这三个字一出口,崔老道大吃一惊,刚喝的一口酒喷了费通一脸。原来这个李老道不是旁人,正是崔老道的同门师兄。他师父白鹤真人平生只收过两个徒弟,头一个是李道通,二一个是崔道成。李道通天赋异禀,无论什么玄门道法一点就通,但是不走正路,被白鹤真人逐出师门。他又听说跟随师父的小徒弟崔道成,经师父指点上龙虎山五雷殿偷看了两行半天书,得了五行道术,可以呼风唤雨、移山填海,好悬没把他气死,遂有兴妖灭道之念。因为炼成了妖术邪法,会遭天罗地网格灭,李道通躲入阴阳枕躲避天劫,等到劫数过去,他的三魂七魄却出不来了。后来阴阳枕落在肖长安之手,李道通在枕中传了肖长安一身异术,从此杀人越货四处作案,得了“飞天蜈蚣”的名号。李道通告诉肖长安,你在外边作案时万一失了手,可将三魂七魄吐出,遁入阴阳枕,免受阴世之苦。实则是以肖长安做饵,引来阴差勾魂,再借走阴差的批票,将他自己勾出阴阳枕。

王宝儿并非一落地就自带这番名气,说话在清朝末年,王宝儿还是个十三四的半大小子,早早没了爹娘,只留下个破落居所,住在天津城银子窝附近。银子窝官称“竹竿巷”,巷子又窄又长,条石铺路,倒不是因为路窄才被比作竹竿。这个地名源于巷子中头一家铺户,起初是做发卖竹竿的生意,发迹之后成了天津卫“八大家”之一,老百姓就给安了这么个地名,渐渐变成了商贾云集的热闹所在,开钱庄银号的不少。据说在巷子中堆放的银子日均不下三千万两,故此得了“银子窝”的别号。后来慢慢萧条了,踩得油光锃亮的条石路面也失去了光泽,石缝间杂草丛生。在当时来说,银子窝仍是富贵之地,住在此处的没穷人,不过王宝儿家在竹竿巷后街,咫尺之遥却是相差万里。竹竿巷后街多为简陋的民居,正对那些大买卖家的后门,人家有垃圾、脏土什么的,全往这边倒。王宝儿家那个破屋子,三九天透风、三伏天漏雨,连窗户带门没有囫囵的,不怕下雨就怕刮风,漏雨可以用锅碗瓢盆去接,风刮大了屋顶就掀了。日子本就贫苦,又没爹没娘,一个人孤苦伶仃生计无着,出来进去连个说话的也没有,仅与一只拾来的癞猫为伴,白天托上半拉破砂锅,拉着一根破竹竿子,沿街乞讨为生。费通见来人的举止打扮,颇有几分派头,倒也不敢小觑,站起来还了礼:“不敢不敢,未请教……”还没等来人作答,跑堂的把话接过来了:“副爷,这是我们会仙楼的掌柜!”这个“黄老太太”就是从辽东打火山下来的高人,前些日子找上门来,正可谓是毛遂自荐,声称自己是顶仙的神婆,可助阚三刀灭了纪大肚子。此人六十开外的年岁,个头儿不高,脸上皱纹堆垒,半黑半白的头发在后脑勺上绾了一个纂儿,抹了不少梳头油,梳得挺利整。一对眼珠子滴溜乱转,白眼球多黑眼球少,高鼻梁、小瘪嘴,透着一股子傲慢。全身黄布裤褂,缠足布鞋,走起路来一摇一摆。手里拿着一杆挺长的烟袋锅子,身后跟着两个当兵的,一人手里托一个铜盘,分别盛着整片的烟叶子和酒壶酒杯,可谓派头十足。尤其是这个烟袋锅子,白铜的斗锅,小叶紫檀的杆儿,和田玉的烟嘴,上吊一个装烟叶的荷包,上边走金线绣了个“黄”字,甭提多讲究了。以前用的可没这么好,自打指点阚三刀扩改了督军府的门楼子,阚三刀只觉得事事顺意,走路都发飘,恨不得拿黄老太太当慈禧太后老佛爷一般供奉,看她烟抽得挺勤,特意送了她这么一杆烟袋锅子。黄老太太也没多大起子,得了这杆烟袋锅子,走到哪儿都嘚瑟着。顶仙的自己不是仙家,而是可以请仙家上身,瞧香看命、指点阴阳,也叫出马仙、搬杆子的。书中暗表,黄老太太身上的这路仙家并非“外人”,正是《夜闯董妃坟》中被崔老道破了道行的黄鼠狼。后来好不容易得了根千年棒槌,躲在坟窟窿中想吃,又让纪大肚子抢了去,因此对这二人怀恨在心,招下黄老太太这个“弟子”,登门投靠阚三刀,为的就是找纪大肚子报仇,顺带收拾了崔老道。草民电影网一起看吧1




()

附件:

专题推荐


SEO程序: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