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宅男影视电影网

文章来源:xiaoxiaomomo    发布时间:2020-02-24 23:30:01  【字号:      】

费通把脸一绷:“放你一马?那可不成,你这是入口的吃食,万一把人吃死了,没有执照上哪儿找你去?得得得,甭废话了,连车带货,全没收了!”费通说:“甭来这套,谁知道你明天还用不用,今天我就给你拿走扔了,省得你偷奸耍滑。”这炸馃子的不知费大队长到底唱的是哪一出,这案板经年累月上边老厚的一层油泥,讹了去也卖不出钱来,费通要它干什么?转念一想,认便宜吧,得亏是案板不是钱匣子,舍就舍了吧,于是不敢再多说了。费通不再理会炸馃子的,叫崔老道过来帮忙。二人搬上案板子,来至南门口水月庵后一处荒僻无人的所在,抠出嵌在背面的铜镜。镜子只不过海碗大小,托在手里颇为沉重,镜面锃光瓦亮。倒过来再看,另一面云纹兽钮,暗藏阴阳八卦十二辰位,中间铸以“照胆”二字古篆。崔老道认识,费通可不认识,只见铜镜古拙,想必是件稀罕之物,赶等拿住了肖长安,转手卖给“喝杂银”的,又是一笔进项。崔老道叮嘱费通把镜子收好,今夜来他个三探无底洞,捉拿肖长安!二人携手揽腕进了烤肉馆,跑堂的伙计不分来者是谁,进来的就是财神爷。何况窝囊废今非昔比,官大派头长,一身崭新的警服,领口上一边镶着三颗闪闪发亮的小银疙瘩,那警衔可不低,站在屋子当中昂首挺胸、梗着脖子,眼珠子总往房梁上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没睡好觉脖子落枕了。伙计一看这位的谱儿真不小,更加不敢怠慢,要往雅间里请。窝囊废一摆手说了句“不必”。为什么呢?一来是他想在人多的地方摆谱儿,二来也是最要紧的,进了雅间就得多给小费,那可不划算。伙计会心一笑,特意找了一个清静人少的地方,毕恭毕敬引至桌前,打肩膀上把白手巾抽下来,使劲儿擦了擦桌椅板凳。白茬儿榆木的桌子,年深日久全包了浆了,让伙计这一擦,简直是光可鉴人,苍蝇落在上边,脚底下都得拌蒜。这才请二位爷落座,低声下气地让爷把菜单子赏下来。费通如今说话底气也足了,牛羊二肉、烧黄二酒全点了一遍,特地吩咐伙计,把酒烫热了。过去人讲究这个,老话说“喝凉酒使脏钱早晚是病”,会喝酒的无论什么季节也得喝热的,否则上了年纪手容易哆嗦。伙计得令下去准备,不一会儿把应用之物全上来了。这不像吃炒菜,还得等着熟了再出锅。盘子里码的是生肉,炙子下边笼上火,一人面前摆上一碗蘸料,“嗞嗞啦啦”这就烤开了。论起费通这股子馋劲儿,跟崔老道不相上下,两个人谁也顾不上说话,吃到酒足饭饱,沟满壕平。费通放下筷子,长叹一声,把始末缘由这么一说,最后找补了一句:“找不到阴阳枕,勾不出肖长安的三魂七魄,这件事完不了!”一番话听得崔老道脸上变色,心说:“这件事我可不能应,还得给他支出去。”费通早想好了如何对付这个牛鼻子老道,没等崔老道开口就拿话给堵上了,吓唬他说:“走阴差的张瞎子可说了,谁出的主意拿谁填馅儿。道爷你要想不出个法子,咱们这一顿可就是长休饭、诀别酒了。”

除了窝囊废管辖的蓄水池四方坑,天津城西北角也有个臭水坑,民间称为“鬼坑”。因为旁边就是城隍庙,实际上是紧挨着的两座城隍庙,一座是天津县城隍庙,一座是天津府城隍庙。别看是两座庙,供奉的可都是同一位城隍老爷,管辖的也都是九河下梢的孤魂野鬼。府庙门口有间小屋,别看屋子不大,倒也是红砖青瓦,前有门后有窗,盖得结结实实、规规矩矩。里面住了一个瞎老头儿,天津卫城里城外的老百姓就算不认识,也都听过他的大名。此人本名张立三,外号“张瞎子”,以扎纸人纸马为生,顺带看管庙中香火。以前有个迷信的说法,纸人不能扎得太像,否则会兴妖作怪,可也得有胳膊有腿有人形,从开始的围竹坯子,再到后来糊纸,最后还要勾绘五官,怎么说也得有三分相似。张瞎子扎纸人的手艺在天津卫堪称一绝,做活儿又快又好,瞪着俩大眼珠子的也比不了,大伙儿都说他眼瞎心不瞎。其实早在清朝末年,张立三曾是劫富济贫的侠盗,蹿高纵矮,一身飞檐走壁的本领不在肖长安以下。然而张立三行得端做得正,脑袋上虽然顶了个“贼”字,但是一向扶危救困,江湖上提起来没有不挑大指的。后来坏了一对招子,自此退出江湖,娶乡下的一个小寡妇为妻,在城隍庙扎纸人奉养老母,踏踏实实过日子,虽然瞎了双眼,倒也逍遥自在。沧州哪个县区不说军营这边如何收敛尸首,只说纪大肚子骑马回城。说来也邪了,军营那边大雨滂沱下了多半天,离开军营半里之遥却连地皮都没湿。走到半路上,冷不丁瞧见道旁有个小院儿,四周全是漆黑的旷野,唯独这个小院里边却灯火通明。门口站着俩姑娘,打扮得花枝招展,身穿锦绣旗袍,纽襻上挂着手绢,开衩的地方露出一截大白腿,白花花晃人眼目。往脸上看,柳眉带笑,杏眼含春,正冲他这边招手。纪大肚子南征北战,东挡西杀,那也是吃过见过的主儿,一看就明白了,这是个窑子,门口招揽生意的姑娘挺标致,看来里边的也错不了。之前去军营可没少从这儿路过,怎么没留意呢?纪大肚子行伍出身,虽不是贪淫好色之辈,总归英雄难过美人关,一时间心旌荡漾,顿生寻花问柳之意。只是堂堂督军带领一众手下去逛窑子,面子上实在不好看,日后也不好带兵,于是不动声色,鞭鞭打马进城回到督军府,吩咐人伺候他沐浴更衣,洗去一身的血腥之气。到了这个时候,刚才那股劲头还是没过去,连吃饭也顾不上了,支开伺候他的下人,换上一身便装,青布裤褂,脚底下穿一双黑布千层底的便鞋,抓了一把银元揣在兜里,趁月黑风高,蹑足潜踪翻墙头跳出了督军府,连跑带颠儿直奔城外的窑子。那位问了,这么大个督军,至于心猿意马急成这样?您想啊,当初宋徽宗为了美色,从皇宫挖地道去窑子,瘾头儿不比他大?一朝人王帝主、后宫佳丽三千尚且如此,何况他个使刀动枪的大老粗?再者说了,纪大肚子连着毙了二十几名人犯,合该冤魂缠身,可是神鬼怕恶人,这些年他领兵打仗杀人无数,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那一众冤魂也对他无可奈何。纵然如此,纪大肚子仍觉得浑身上下血脉偾张,着了魔似的,心窝子里头“扑通、扑通”狂跳不止,没嗓子眼儿堵着就蹿房顶上去了,不找个地方泄一泄火那是万万缓不过来的。王宝儿说:“憋宝的告诉我,玉鼠乃天上灵气入地为宝。”宅男影视电影网费通一撇嘴:“合着我不会干别的,光会刨坟?”

宅男影视电影网当年的手艺人以地方分派别,称为某某把,北京帮的工匠称为京把,天津帮的工匠称为直隶把,手艺上各有特点。京把打出来的棺材体统大方,格局端正,严丝合缝。直隶把做活不太注重外观,只管结实,真材实料,因为天津卫水多地皮浅,棺材埋在地里很容易被泡烂了。田宝和打的棺材集两地之所长,又气派又结实,堪称一绝。手艺好只是其一,打完了棺材还得会卖,这个更不容易。天底下三百六十行,或有幌子,或能吆喝,唯独棺材铺不行。咱就拿幌子来说,幌子也叫“布招”,酒铺有酒幌子,鞋铺有鞋幌子,店里卖什么,幌子上画着什么,但谁见过棺材幌子?门前挑起一根竹竿,幌子上面画一具大棺材,再写上三个大字“棺材铺”,那还不把人都吓跑了?再说吆喝,九腔十八调、棕绳撬扁担,吆喝买卖讲究“上下有句、高矮分音”,为了合辙押韵,听着也好听。棺材铺没法吆喝,横不能站在门口嚷嚷:“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买不买的不要紧,躺里边试试也行……闲了置忙了用,有大有小哟,买回家预备着吧,早晚用得上!”这可不是人话。不挂幌子也不吆喝,上门拉主顾行吗?让小伙计上药铺门口等着,瞧见愁眉苦脸出来一位,抢步上前请个安,嘴里还得客气:“这位爷,您甭发愁,病治不好没关系,我们桅厂有上等的寿材,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买口大的还能搭您一口小的,买一送一,万一家里小少爷死了,不用再买了。”照这么做生意,还不让人打死?因此说干这一行买卖,最主要的是手艺,其次是路子广、走动宽。上至官商富户,下至贩夫走卒,各行各业都得交朋友,不为别的,就为让人家知道有你这么个人,真到事上就想起来了。除此之外,田宝和还立下几条规矩:首先,主顾不分大小,必须一视同仁,不能狗眼看人低。卖给有钱人一具金丝楠的大材,一把挣上千的银元,这你得点头哈腰招待好了;卖给穷主儿一具狗碰头的薄皮匣子,连本带利不足两块钱,你也得毕恭毕敬,不能光图眼前利,还得赚一个名声,在外的名声好了,这买卖才好干。再有一条规矩,即便身穿重孝的客人来了,也不能问人家是否买棺材,得问:“您今天给谁管点儿闲事儿?”转着腰子说,免得人家不愿意听。还有就是不能“转空”,客人选中了棺材,人家不说什么时候送,绝对不能往丧家抬空棺材,万一家里那位还没倒头,不也是讨打吗?这是白天,到了夜里,他又扮成沿街乞讨的叫花子,缩在那户人家门洞子下边,看打更巡夜的几点来几点走。就这么反复踩点、观望,够十成的把握他才下手。费通正自心烦意乱,听费二奶奶这么一说,他可不愿意了:“得得得,咸的淡的不够你说的,不难你去平坟去!”

又过了几日,这一天崔老道起得挺早,擦了把脸刚迈步出门,伺候他的下人已经守在门口了,见面先给他请安,问:“道爷睡得可好?为什么这么早就出门?”崔老道说他不在府上吃早点了,想出去换换口儿。因为趵突泉的一碗麻酱面把他吃美了,逢人就打听济南府还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头天听人说了,山东水煎包脆而不硬、油而不腻,用猪肉大葱调馅儿,包子码放在特大号的平底铁锅内,锅中加水没过包子顶端,盖上锅盖猛火煎熟,收尽汤汁,再浇上豆油、麻油,细火烧煎,看准火候出锅,论味道不输给天津狗不理包子。离督军府不远就有个卖包子的,口味挺地道,馅儿大皮儿薄,配上粳米粥、咸菜丝,热热乎乎,早上吃这个又解馋又舒坦。崔老道昨天听人念叨完,半夜做梦也在惦记这口儿。要说他就是吃锅巴菜的脑袋,整天吃山珍海味反而受不了,因此一大早就出来了。那个下人支应了一声,低头跟着崔老道就走。崔老道直嘬牙花子,摆了摆手,说什么也不叫跟着,心里合计,上回一不留神还让你宰了一顿,你跟着还得我请客,那多不上算?就说今天要出门准备一场法事,与济南府各处的土地爷打个照面,凡人不可跟随,以免冲撞了神明。好说歹说打发走了使唤人,崔老道迈步出了大门,看见台阶底下东一坨子西一坨子全是马粪,熏得他直撞脑门子。督军府有马队驻扎,门口的马粪向来不少,纪大肚子草莽出身,虽然做了大官进了城,却仍行迹粗略,从不在乎这些细枝末节。崔老道也是多事,告诉看门的卫兵,在门口立把扫帚,有了马粪就给扫扫。他是怕自己出去踩一脚,沾上一鞋底子臭气,那还怎么吃包子?守门的卫兵不敢怠慢,督军大人早有吩咐,唯崔道爷之命是从,当即飞奔进去拿来一把大扫帚,打扫完顺手立在了门前。不提崔老道出去吃包子,单说纪大肚子的督军府周围也有阚三刀放出的眼线,立马跑去禀告,说是纪大肚子找来的那个老道指点看门的军卒将一把大扫帚摆在门前,不知是何用意。这一下窝囊废真没主意了,正当他一筹莫展之际,虾没头凑过来给费通出主意:“费头儿,韦家大坟南边不是有个冰窖吗?”上文说到天津卫的混混儿烙铁头,找上门敲崔老道的竹杠,也就是瞪眼讹钱,这么说混混儿连出家的道人也讹?您别不信,干他们这一行的讲究混一时是一时,自称“耍人儿的”,又叫“杂巴地”,专门多吃多占、讲打讲闹,管你什么出家的、在家的,一律照讹不误。何况崔老道还不是出家人,就是个走江湖的火居道,在南门口摆摊儿算卦养家糊口,遇上当差管事的、地痞光棍儿耍胳膊根儿的,谁不耐烦都敢踢他两脚,一没能耐二没势力,不讹他讹谁?两个人在院子里正闹得收不了场,突然胡同里一阵马蹄声响,打从院门外闯进来两个军官,劈头盖脸几个耳光,赶走了混混儿烙铁头,将崔老道架到屋内。崔老道一头雾水,仔细端详这二位,身高相貌差不多,细腰窄背,长胳膊长腿,穿着打扮一模一样,青布军装,头顶大壳帽,脚蹬铁头马靴,腰扎牛皮武装带,斜挎盒子炮,手拎马鞭子,实不知是什么来路。他赶忙直起腰杆儿,作揖说道:“贫道无德,不敢劳动二位军爷!”怎么呢?身份地位相差太大,人家挎枪穿军装的是“总爷”,他崔老道连个“兔爷”都比不了。宅男影视电影网




()

附件:

专题推荐


SEO程序: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