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试试看电影网

文章来源:xiaoxiaomomo    发布时间:2020-01-29 15:25:50  【字号:      】

王家大爷这才想起来,他有个表侄在关外做买卖,关系走得挺近,得知婶子有孕在身,特地托人捎来一块熊肉。这东西在关内不常见,据说可以补中益气、强筋壮骨。王家大爷就让厨子做了一盘炖熊肉,自己没舍得吃,全给了大奶奶。王家大奶奶也是怀孕嘴馋,一大盘子熊肉全吞进肚子里,一块也没给当家的留。书中代言,这盏金灯乃天地造化之物,灯中鬼火从来也没灭过,任何魑魅魍魉都得先过这一关。东边台上的戏越热闹,纪大肚子和崔老道就越丢人,真可以说是“光着屁股打幡儿——丢人丢到祖坟里去了”。他们那台戏怎么跟人家比?不由得红头涨脸,臊得恨不得一头撞死。正当此时,就听台上锣鼓齐鸣,打了这么一通“急急风”。两个无常鬼又押上来一位,扮相是个武丑,短衣襟小打扮,鼻子上抹着白道,眼圈乌青,两撇黑胡往上翘翘着,身上不算胖,可肚子却大得出号儿,也不知是天生如此,还是往衣服里塞了棉花,看着和纪大肚子有几分相似。行至台中不由分说,无常鬼抬脚蹬在武丑的腿弯上,一个踉跄跪倒在地。判官迈着方步走上前来,自打开了戏,判官也没张嘴唱过,此时节“四击头”亮相,后边跟着锣鼓经一催,张嘴念了几句白口,历数此人的条条罪状,一条比一条重,一句比一句狠。台下的百姓听得群情激愤,跺着脚地骂娘。要说刚才那些都是冤死的,这位可是真该死。判官念完了罪状,一收身上的架势,二指点着大肚子武丑,满嘴挂韵地问台下的百姓:“该不该杀?”

一夜无书,转天肖长安再来放羊,见那个老贼已经死在了坟窟窿中。他倒挺有心眼儿,钻进坟窟窿取出枕头,填埋了坟洞,继续在山中放羊。夜里回到住处,将信将疑地躺在瓷枕上边,真和那老贼说的一般无二,枕头之中另有乾坤,想什么来什么,要什么有什么。久而久之,村子里有人再看见肖长安,发现他可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还时不时地眼泛凶光、嘴带邪笑,仿佛入了魔中了蛊。可说到底就是一个放羊的孩子,谁也没往心里去。三聚氰胺田宝和又围着虎头棺转了一圈,走到棺材头前,伸手从怀中取出一小木头匣子。打开匣子是个小木俑,四肢全是活的,面目诡异,衣冠悉如古人,左手抱一令牌,上写“一宗财门”四字,右手里拿着一面三角小旗,当中一个“姬”字。他将木俑摆在棺材头的顶盖上,眼也不眨地盯着。说来怪了,四下里连点儿风也没有,木俑却打起转来,一直顺一个方向,好像有人用嘴在吹气。这钟点儿刚过晌午,日头正足,可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全觉得后脊梁沟冒凉气,脚底板发凉,这不邪门儿了?两个人推杯换盏,喝到酒酣耳热之际,王家大爷对崔老道说:“崔道爷道法神通,鄙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但是尚有一事不明,还得请您再给瞧瞧,我们家为什么会出这件祸事?”试试看电影网书中代言,崔老道这一次说的话千真万确,憋宝的勾当他不成,却善于相形度势。天机本不该道破,却总觉得对不住王宝儿,想要还他这份人情。上一次错失了玉鼠,王宝儿没怪崔老道,足见这孩子够仁义,且命里合该发财,只不过得有人给他捅破这层窗户纸。崔老道来之前想好了,无论王宝儿发多大的财,他是分文不取,那就不会遭报应。

试试看电影网世上发财的人多了,有名有姓的也不在少数,老年间提起来,像什么石崇、邓通、沈万三,全是富可敌国的大财主,怎么单单要把“王宝儿发财”拿出来说呢?因为在过去来说,天津卫有句老话叫“王宝儿的水铺浮金鱼儿,祥德斋的点心吃枣泥儿”。后一句很好理解,是说祥德斋的枣泥儿馅儿白皮儿点心好吃,那是道光年间就卖出了名的老字号。豆沙馅儿、什锦馅儿的虽说也好,最好吃的可还得说是枣泥儿点心,用的是绥德红枣,带虫子眼儿的全拣出去扔了,先煮后炒,拌上花生油和白砂糖,又甜又沙口,在天津卫久负盛名。而前一句是什么意思呢?以前的人们习惯一早上起来喝口热茶,涮涮一夜的浊气,但是为了壶开水又犯不上点炉子生火,老百姓居家过日子,不做饭舍不得糟践劈柴。因此有了专供开水的水铺,想喝水的可以随时去买,还有包月往家里送的,钱也是按月结,伙计送一挑水,在水缸旁边的墙上画一道,月底数“正”字。干这一行用不了多少本钱,天津卫九河下梢七十二沽,大河没盖儿,就在那儿横着,水可有的是;烧开水也不用木柴,因为合不上成本,那烧什么呢?单有人挣这份辛苦钱,一早出城去田间地头捡秫秸秆儿,就是去掉穗的高粱秆儿,打成捆送到水铺;烧水的家什无非土灶、大锅,再置办几个水筲、水壶、水舀子,那也没几个钱。无论穷人、富人,谁都得喝水,所以说这是个不倒行市的买卖。想当初,王宝儿在水铺这个行当中称得上首屈一指,不但买卖大、连号多,他的水铺更有这么一景,就是他门前的大水缸中有一尾金鱼,全身通红,稍稍挂了一抹子金,从头到尾将近半尺,又肥又大,扇子尾、鼓眼泡,眼珠子往上翻,总跟瞪着人似的,唤作“朝天望”。天底下的金鱼大致上分为草种、蛋种、文种、龙种,王宝儿的金鱼属于龙种,还有个别名叫“望天龙”,在大水缸里摇头摆尾这么一游,谁见了谁喜欢,不仅好看还是个幌子,说明他铺子里的水干净。费通见这个朱砂脸老道,不仅长得一派仙风道骨不说,还有未卜先知之能,忙抱拳行礼:“还望道长指点,好让费某尽早将飞贼拿回去销案,别脏了您的洞府。”

费通苶呆呆愣在当场:“我和肖长安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以飞天蜈蚣的身手,把我结果了还不容易吗?我的命也太苦了,刚打发走四方坑白蛇,又被恶贼盯上了,这便如何是好?”他“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拽住崔老道的袍袖拼命求告:“崔道爷,我枪打飞贼肖长安,保的可是咱天津城的老百姓,这其中也有您不是。您老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千千万、万万千,搭救小人则个!”崔老道早已瞧出烙铁头是来讹钱的,王家那么大的家业,手底下人有的是,犯不上找个混混儿出头。无奈兜儿比脸干净,饭都吃不上了,哪儿有钱打发混混儿?可还得硬撑面子:“烙爷有所不知,贫道乃出家之人,闲来一枕山中睡,梦魂去赴蟠桃会,吸风饮露不食五谷,钱财这等俗物,向来不曾沾身。”费通一步一步蹭到破屋门口,但见木门虚掩,没敢直接往里走,先在门口将满天神佛念叨个遍,又抬手轻轻敲了三下,那意思是告诉里边的孤魂野鬼,我要进来了,你们赶紧回避,可别吓唬我。这才伸手一推,晃晃荡荡“吱呀呀”作响,带起的尘土呛得他直咳嗽。待到尘埃落定,他提起灯笼照了照,见眼前虽是一处砖房瓦舍,却早已千疮百孔、破败不堪,墙砖都酥了。进屋里举着灯照了一圈,也没什么东西,无非是虫啃鼠咬的破草席子、烂木板子,不知道多少年没人进来过了。费通稳住了心神,将灯笼放在地上,搬来一块破木板子,端端正正摆在屋子正中。按张瞎子的吩咐,把写有自己姓名八字的纸人放在上头,找来几块砖头垫在脚底下蹬上去,把一双筷子搁到屋梁上,两边的墙下各摆一块青砖,另一块摆在门口。看看破屋里面布置得没什么疏漏,这才提上灯笼出来,小心翼翼合拢了屋门,绕至破屋后墙,把瓷碗拿出来摆在后窗户根儿。碗刚放好,费通忽然一拍脑门:坏了!张瞎子可跟他说过,这个碗中得放满了水,他却忘了打水,义地之中又没有水坑、河沟,这该如何是好?如果走回去打水,还得再进出一次坟地,打死他也不想多走这么一趟了。抓耳挠腮之余灵机一动,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解开裤腰带,往碗里撒了一泡尿。窝囊废打枪没准头儿,撒尿还行,不敢说顶风尿三丈,好歹把瓷碗尿满了,心说:“师叔,我对不住您了,不知道您这个碗是喝汤的还是盛饭的,等日后擒住了飞贼,我一定洗干刷净,拿开水烫上三遍再还给您!”他还挺会过日子,也不说给买个新的。窝囊废将一切布置妥当,战战兢兢离了坟地。按张瞎子所说,让费通布置妥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待到十天之后再去一趟。飞天蜈蚣不来还则罢了,进了此门定然插翅难飞。试试看电影网




()

附件:

专题推荐


SEO程序: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