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爱情电影网天翼海吸精

文章来源:xiaoxiaomomo    发布时间:2020-01-29 15:23:41  【字号:      】

走阴差的张瞎子是眼瞎心不瞎,江湖之内也还有几个过得着的朋友,城里城外什么事也瞒不过他。据他所言:费通之前带队巡夜,在大刘家胡同枪打飞天蜈蚣肖长安。这个飞贼挨了一枪,带伤而逃,凭着艺高胆大,稳稳当当躲到了一艘花船上。这个船一不打鱼,二不渡人,说白了就是漂在河上的窑子。船上顶多有一两个妇道,终日打扮得花枝招展,在舱中做皮肉生意,既省下了房钱,还能保证不犯案。一旦遇上巡警盘查,便立即摇船离岸,等巡警搭乘小艇追上来,里边的妓女、嫖客早把衣服穿好了,来个“提上裤子不认账”,愣说自己是渡河的船客,任谁也没辙。飞天蜈蚣连夜上了一艘花船,吩咐船老大将船驶入南运河,借水路逃往外省。此贼自负至极,有仇必报,心里一直琢磨到底是谁打了自己的黑枪。伤愈之后回到天津城,稍一打探,就发现自己的案子早就轰动坊间,老百姓传得神乎其神。许多人说飞天蜈蚣独来独往纵横天下,神龙见首不见尾,却在天津城大刘家胡同被蓄水池警察所巡官费通打了一枪,丢了半条命不说,更是吓破了贼胆,再也不敢回来作案了。还有人说费通放出话来,说别的地界他管不了,只要飞天蜈蚣踏进天津城,准让此贼有来无回,也让他知道知道锅是铁打的。肖长安气得火冒三丈,心中把这姓费的祖宗八代卷了几百遍。走江湖的性命可以丢,名头却不能倒,既然打听出带队巡夜的是费通,这一枪之恨就记到窝囊废头上了。肖长安发下重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一般人意图暗算他人,必然先暗中查访,摸清对方的出入行踪,找个合适的时机下手。肖长安用不着,一来他艺高人胆大,自知对付窝囊废这路货色绰绰有余;二来他身上有旁门左道的邪法,不必按常理出牌。费通见到崔老道,把这一天一夜的经历从头到尾说了一遍经过,活命之恩,必当有报,掏出几块洋钱递了过去:“崔道长,这几个钱买饭不饱、买酒不醉,您带上买二两茶叶喝,也是我的一番心意。”在场的众人一阵骚动,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全把目光投了过去,但是挖开的坟坑里积满了黑水,什么也看不见。费通问刚才喊话的那位:“碰上什么硬茬儿了?”那位也说不出是什么,铁锹碰到个东西,说是棺材又不太像,因为格外巨大。当时还没有抽水泵,只得从坟坑侧面挖开一道土沟,将没过腿肚子的泥水引出去。众人这才看明白,坟中是一尊漆黑的巨椁,看那个头儿足能装下两三具大号棺材。

纪大肚子气得脸色铁青,带兵的最忌讳军心动摇,这要是传扬出去,济南府左督军纪大肚子亲自指挥枪毙人犯,二十多条步枪全都哑了火,还不得让阚三刀笑掉了大牙?连绳捆索绑的人犯都打不死,那还如何带兵打仗?纪大肚子久经沙场,称得上马踏黄河两岸、枪打三州六府,比不了秦琼秦叔宝,怎么也不输给混世魔王程咬金。他当即咒骂了一声,喝退执法队的军卒,拔出自己的两支快枪,抬起手来左右开弓,一枪一个将这些人犯挨个儿点了名。纪大肚子向来杀人不眨眼,一时兴起从这头杀到那头,杀得血光四溅,死尸横七竖八倒在当场,心说:“早知还得老子自己动手,中午就把你们一个个全崩了,何必等到此时?”纪大肚子浑身上下连血带泥,也不说洗把脸换身军装,气哼哼地命人牵过乌骓马来,带上卫队扬长而去。留下法场上的一队人马戳在原地,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换挡转速冯六脸上扬扬得意,一味地卖关子:“我一告诉您这地方,您准得高兴。就在银子窝,您养金鱼儿的水铺总号对过儿,要多近便有多近便。常言道老猫房上卧、累累找旧窝,那可是您的发祥之地。”黄老太太说:“先前我让你摆的阵势称为天上一张口,他给你来了个一指破天门,倒也厉害得紧。你速速打造三面金镜,悬于府门之上,咱这叫三煞回天金光返照,不怕压不住他的扫帚!”爱情电影网天翼海吸精白袍人说:“咱的主子来了,你我出头之日不远矣。”

爱情电影网天翼海吸精按下黄老太太如何布置不提,再说纪大肚子坐镇左督军府,听探子来报,说阚三刀府门前的金旗杆立了不到半天儿就倒了,也以为是崔老道暗中设下的破阵之法,自是千恩万谢。崔老道来个顺水推舟,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一句“天机不可说破”,把纪大肚子哄得团团转。正自得意之时,崔老道话锋一转:“大帅不可得意忘形,昨晚贫道夜观天象,见荧惑守心,此乃不祥之兆,近来不可外出,以免招灾惹祸。”并非崔老道可以上观天星下察地脉,皆因他心知肚明,凡事皆有因果,这一次惹恼了对头,只怕不会善罢甘休,故此说了几句虚头巴脑的话,劝纪大肚子谨慎行事、加倍提防,正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不干事。众人一路来到纪大肚子的督军府大门前。崔老道抬眼观瞧,这座府邸太气派了,单是一座广亮大门就足有一间房子那么宽,门楼子斜山转角、红漆抱柱,顶端清水脊,两边支起来蝎子尾、朝天笏。大门上方四个门簪雕刻吉祥图样,门楼子底下是青石台阶、瑞兽迎门,抱鼓石门墩磨得光光溜溜,苍蝇站上去打滑,蚊子飞上去劈叉,任谁都待不住。院墙足有一丈多高,外边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军卒持枪带刀,戒备森严。大队人马来至近前,下马的下马,下驴的下驴。进大门正对面是一字影壁,叠砌考究、磨砖对缝,底下蹲着须弥座,正中间刻有“威武”两个石雕大字,笔势雄奇,杀气纵横。大户人家影壁墙上的字,通常以“招财进宝”“四季平安”为多,都是吉祥话,也有的只雕刻花纹图案,可没有敢用这两个字的。老头儿说:“道长不必客气,请到宅中叙话。”说着话走上前来,一把攥住了崔老道的手腕子。崔老道无力挣脱,身不由己,硬着头皮进了大宅。只见宅中屋宇连绵,一进接着一进,雕梁画栋,气派非凡。正厅之内摆设华丽,以明珠为灯。二人分宾主落座,下人奉上冷茶。老者开门见山,自称姓张,相识的尊他一声张三太爷,曾与黄老太太同在关外打火山修炼。

纪大肚子逛的这个窑子,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够不上最高档的,布置的也还讲究,姑娘们说不上国色天香,至少看得过去。不过纪大肚子家里养着七八个姨太太,平时也不够他忙活的,而今黑天半夜跑出来嫖宿,这些个庸脂俗粉可不对他的心思,看看这个,肌肤不白,瞅瞅那个,腰肢太粗,没一个入得了他的眼。鸨二娘见没有纪大肚子中意的,一不急二不恼,又把手绢在纪大肚子眼前晃了几晃,说了声“大爷您随我来”,便头前带路,把他引到内堂。尽里边有间屋,门头上挂了一支箭。纪大肚子撩眼皮看了看,纵然心生疑惑,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鸨二娘抬手在门上轻轻敲了三下,里边有个女子应道“来了”,莺声婉转,就这一声应答,听得纪大肚子两条腿都酥了。只见屋门一开,迎出一个美人儿,低垂着眼帘,对纪大肚子款款下拜,紧接着美目含情往上一撩,纪大肚子登时看直了眼,细细端详。这个美人儿发如墨染、唇似涂朱、肤白若玉、眼若秋波,头插翠凤簪、耳别金雀花,上身绢丝芙蓉衫,下穿鸳鸯百褶裙,腰系金鸾紫络带,脚下双丝文绣履,这几步走得袅袅婷婷、妩媚婀娜,腰肢轻摆、一步三摇。纪大肚子的魂儿都被摇飞了,目光如同秋后的蚊子,直往美人儿的肉皮儿里叮,恨不得上去咬一口。刚才那几位跟她一比,那就是搓堆儿卖的货啊!这位纪大督军自从发迹以来,称得上吃尽穿绝,享尽了人间的荣华富贵,家里姨太太娶了一房又一房,可怎么就觉得眼前这位这么漂亮呢?说到底,人就图个新鲜劲儿,家花不如野花香,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要说这位姑娘比纪大肚子家里那几位真能好看多少,这还真不好说,更何况此时的纪大肚子如同让鬼迷了心窍,眼中再也容不下别人了。到了电影院门口得买票,人家刚给了车钱,按理说电影票应该三梆子买。他又把那一块现大洋拿出来了,电影院当然是找得开了,可是这小子有办法,他不排队,使劲儿往票房门口挤,当时的电影院不多,看的人可多,尤其演头轮电影,队伍排成一条长龙。三梆子一边往前挤一边喊:“来两场,来两场!”甭等那位朋友拦他,电影院的人就说话了:“别夹个儿,排队买票去。”他也不急,因为要的就是这句话,听完这话他是回来了,可那位朋友已经排在他前头了。他又有话说:“既然您排队了,我就甭排了,等会儿买票的时候我给您钱。”说完这个话,站在旁边跟朋友聊天儿,没话搭个话,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慈禧太后、英国女王,没有他不知道的,侃得嘴角直飞白沫。等排到地方了,他一伸手不就把这个票买了吗?那怎么可能呢?他一扭头,隔老远招呼卖糖的:“我说,你这水果糖多少钱一包?”卖糖的赶紧挎着箱子跑过来:“这位爷,跟您老说,五个大子儿一包。”三梆子说:“哎呀,怎么这么贵?合着糖又涨价了,光涨不跌,你倒是合适了,便宜点儿行吗?”卖糖的说:“行啊,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别看不大,咱这也是买卖儿,是买卖就没有不让还价的,您看您给多少?”三梆子说:“给你五个小子儿吧。”您琢磨琢磨,一个大子儿换两个小子儿,他这不乱还价吗?那人家能卖吗?扭头就走了。他还紧对付:“别走别走,我给六个小子儿行吗?”这就叫成心,这么一捣乱,朋友那边已经把票买完了,他这糖也没买成。他不是买不成,根本就没想买。费通一撇嘴:“合着我不会干别的,光会刨坟?”爱情电影网天翼海吸精




()

附件:

专题推荐


SEO程序: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