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青春最好时电影网Zyq

文章来源:xiaoxiaomomo    发布时间:2020-02-28 23:09:16  【字号:      】

崔老道只是个行走江湖的穷老道,这辈子没看过几场囫囵戏,不懂搭台唱戏那一套,他想得挺好,看戏不就是看热闹吗?什么生旦净末丑、神仙老虎狗,热闹就行。台下的老百姓可不干了,平日去园子里看戏得掏钱,不舍得看,盼了一年盼到这个不掏钱的,就看这个戏?还不如耍狗熊的好看呢!人群里这边一声“嗵”那边一声“嘡”,炸了锅似的,起哄的、叫倒好的此起彼伏。崔老道眼瞅着再唱下去,砖头瓦块就该往台上招呼了,偷偷对台上一挥手,锣鼓场面紧着一催,八仙和那些个二老道臊眉耷眼灰溜溜地下了台。纪大肚子脸上也挂不住了,问崔老道:“这叫什么戏?”崔老道自知这场买卖“泥了”,不过他最大的特点就是脸皮厚,没有不好意思的时候,脸上故作镇定,硬着头皮告诉纪大肚子:“头一天只是图个热闹,咱不能一上来就亮底不是?”东边台上的戏越热闹,纪大肚子和崔老道就越丢人,真可以说是“光着屁股打幡儿——丢人丢到祖坟里去了”。他们那台戏怎么跟人家比?不由得红头涨脸,臊得恨不得一头撞死。正当此时,就听台上锣鼓齐鸣,打了这么一通“急急风”。两个无常鬼又押上来一位,扮相是个武丑,短衣襟小打扮,鼻子上抹着白道,眼圈乌青,两撇黑胡往上翘翘着,身上不算胖,可肚子却大得出号儿,也不知是天生如此,还是往衣服里塞了棉花,看着和纪大肚子有几分相似。行至台中不由分说,无常鬼抬脚蹬在武丑的腿弯上,一个踉跄跪倒在地。判官迈着方步走上前来,自打开了戏,判官也没张嘴唱过,此时节“四击头”亮相,后边跟着锣鼓经一催,张嘴念了几句白口,历数此人的条条罪状,一条比一条重,一句比一句狠。台下的百姓听得群情激愤,跺着脚地骂娘。要说刚才那些都是冤死的,这位可是真该死。判官念完了罪状,一收身上的架势,二指点着大肚子武丑,满嘴挂韵地问台下的百姓:“该不该杀?”张瞎子也不客气,夹起来放在嘴里一咬,满嘴的油香四溢,“咕咚”一口先把油咽下去,再慢慢品滋咂味儿,吃完喝了口酒,眉头舒展,慢悠悠地对费通说道:“东西真是好东西,这么好的东西买来给个瞎老头子吃,是不是糟践了?”

崔老道算卦从来是十卦九不准,准的那一卦也是蒙的。王宝儿却不知这一次让崔老道蒙上了,非得修座道观,把崔老道供奉起来。崔老道心说:别倒霉了,拿了钱都得遭报应,再给我打板上香供上,那不擎等着天打五雷轰吗?他连忙劝住王宝儿:“财主爷万万不可如此,我道门中人隐迹修真,不受俗世香火。”周光召其实烙铁头来找崔老道,并非受了王家大爷的指使。王家大爷再怎么说也是大商大号大买卖家,哪有闲心跟个算卦的老道置气,那天打完之后抢回了赏钱,有道是打了不罚、罚了不打,既然也打了也罚了,就没想再找后账,这件事也就过去了。只是崔老道在王家大宅捉妖之事传遍了关上关下,免不了添油加醋,越传越邪乎。别人听罢一笑置之,烙铁头却觉得是个机会,才借这个幌子上门找崔老道讹钱,雁过拔毛插上一手,此乃天津卫混混儿的生财之道。几句话说得王宝儿心中一动,转念一想,自己已经和那骑黑驴的老客约定了,食言而肥可不够意思,便问崔老道这该怎么办。崔老道眼珠子一转:“这个宝理应是你的,正所谓让理不让人。帮理不帮亲。咱冲着理说话,与那骑黑驴的何干?再者说了,你若真过意不去,大不了等有钱了,再买匹高头大马送给他,让他回家配骡子去。”青春最好时电影网Zyq到了晚巴晌儿起来,照例邀崔老道一同吃饭。崔老道在饭桌上见到纪大肚子印堂发黑、气色极低、眼窝深陷,与头一天判若两人,不由得暗暗吃惊,一把攥住纪大肚子的手腕子,说道:“大帅,你可别怪贫道我心直口快,这个‘死’字都写在你脑门子上了!”纪大肚子心神恍惚,全身乏力,脑袋也是昏昏沉沉的,没听明白崔老道的话,哪来的这个“死”字?崔老道在他头顶一拍,追问道:“昨天夜里你去了何处?”纪大肚子愣了一愣,别人他不好意思说,对崔老道却不敢隐瞒,将半夜出去逛窑子一事浮皮潦草地说了个大概。崔老道脸上变颜变色:“城外全是荒坟野地,怎么会有窑子?这也就是你八字刚强,换旁人已经没命了。纵然如此,你的三魂七魄也丢了一半!”纪大肚子让崔老道的一番话惊出一身冷汗,这才觉得古怪。首先来讲,自己正当壮年,马上步下攻杀战守练就这一身体魄,按说逛窑子嫖宿不至于如此乏累;再一个,城外怎么会有窑子呢?仔细一想,从军营到城里的这段路歪歪斜斜、坑洼不平,以前也没少走,只记得两边全是坟头,昨天半夜却没注意到,那我去的究竟是什么地方?

青春最好时电影网Zyq肖长安是真愣,蹲下身拨开荒草,探着头往坟窟窿里看,看了半天没看出个所以然,正寻思钻进坟窟窿一探究竟,却从坟中伸出一只干瘪发黄的枯手,一把将他拽住了。肖长安大惊失色,就觉得这只手上的指甲又尖又长,冰凉冰凉的,以为是死鬼拽他,那还得了?日子过得再苦也是好死不如赖活,急忙手脚并用竭力挣脱。那只枯手如同五把钢钩,抓住了肖长安的手腕子不放。肖长安虽然饿了半天,手无缚鸡之力,紧要关头也拼上命了,这要是被拽进坟里,连个窝头儿都吃不上了,双脚蹬地,使出吃奶的劲儿拼了命往后打坠儿。两下一拉一拽可坏了,敢情坟里这个主儿还没有肖长安力气大,倒让肖长安从坟窟窿中拽了出来。肖长安心想:“这一下可完了,坟地里的孤魂野鬼让我勾出来了!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真活见鬼了!”惊慌之余偷眼观瞧,却是个年逾古稀、形容枯槁的小老头儿,长得又黑又瘦,面无血色,太阳光底下有影有形。肖长安一看眼前这位不是鬼,那他就不怕了,伸手将那老者搀坐起来,后背靠在坟包子上。一问才知道,这是个盗墓的土贼,干活儿的时候被官兵撞见,一路被追到此处,躲到了坟窟窿中。可能受了惊吓,再加上跑的时候出了一身汗,又让山风一吹,就觉全身瘫软,再也爬不出去了。在坟窟窿里躺了两天两夜,已是奄奄一息,直到肖长安来放羊,听见外边有动静了,他才挣扎着钻出坟洞。第十二章 三探无底洞(下)咱们说王家大爷折腾了一天一宿,刚迷迷瞪瞪睡着,就听得下人来报,说放鸟的院子出事了。起初还以为有黄鼠狼偷鸟吃,那可是他的心头肉,赶紧披上衣服跑过去,到地方一看傻眼了,大大小小的鸟笼子碎了一地,一个囫囵个儿的也没剩下,里边的鸟全不见了,只留下斑斑血迹和凌乱的羽毛。这得是来了多少黄鼠狼?抄家来了?

崔老道不是见死不救,奈何有心无力,对费通说:“整个天津城,只有西北角城隍庙的张瞎子对付得了飞天蜈蚣,你快去找他,是死是活全看你的造化了!”济南府本为黄河、小清河码头,自古即繁华所在。前清光绪年间,胶济铁路全线通车,济南府成为华洋公共通商之埠,各国的洋行、各地的商铺纷纷落户于此。到民国初年,济南府同北京城、天津卫、上海滩一样,皆为一等一的繁华所在。南有大观园,北有火车站,东有新市场,西有万紫巷,电影院、戏院、茶楼、饭庄、商铺鳞次栉比,四衢八街,车如流水,马似走龙。这灶间开间不大,墙根儿砌着灶台,灶台上摆着锅碗瓢盆之类做饭的家什,墙角堆着柴火,灶间中摆了一张油桌。什么叫油桌?就是比八仙桌小一号的硬木桌子,也是方方正正的,边上配四把椅子,桌子上竖着一盏油灯。书中代言,天津城那时候已经通了电灯,不过很多老百姓家里还是舍不得拉灯泡,因为电费太贵。借着油灯的火苗,三梆子看清了桌上的饭菜。今天预备得还真不错,费二奶奶给烙的白面饼,买的天宝楼酱肉,一小盘水萝卜,一碗甜面酱,炒了一个醋熘白菜丝,额外还给切了俩咸鸭子儿,烫了一壶酒。三梆子吞了吞口水,心生嫉妒,窝囊废自打当了巡官,这小日子过得够熨帖的,桌上全是顺口的东西。定睛再看,费通对面坐了个一尺来高的小胖小子,可没坐在椅子上,个儿太小,坐椅子上够不着桌上的东西,就这么坐在桌子上,头顶梳了个小抓髻,一对小黑眼珠子滴溜乱转。费通一边说话,一边撕了块饼,夹好了酱肉,递到小胖小子手里。小胖小子接过来,咬一口饼喝一口酒,喝完了费通还给他倒上。两个人你有来言,我有去语,说得还真热闹。说的什么呢?无非张家长李家短,三街四邻闲七杂八的事,谁家两口子吵架,谁家新媳妇儿漂亮,哪个女的搞破鞋靠人,哪个男的在外边有了姘头,真可谓一双眼看百家事,方圆左右的新鲜事没他不知道的。再看费通,一会儿哈哈大笑,一会儿皱起眉头,脸上的表情就跟听评书差不多。三梆子心说:“还真没看出来,窝囊废这是要成精啊!”青春最好时电影网Zyq




()

附件:

专题推荐


SEO程序: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